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壁凝尘

在时间提供的天平一端,注入泥土,水,颜料,冻土之下的浮泛因此而消遁。

 
 
 

日志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公告  

2007-04-21 08:15:08|  分类: 吐纳珠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公告 - 中书舍人 - 一叶知秋心情: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公告 - 中书舍人 - 一叶知秋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公告

作者:佚名


                       一

  著名自由主义学者李慎之先生于22日上午10点零五分在北京溘然长逝,在这个国家民族经历巨大考验的时期,先生的去世让人更感山河破碎,落叶飘零。
  谨致哀悼
     ——摘自2000年"当代汉语贡献奖"颁奖词
  李慎之先生不是学者,却能在中国的土壤上为自由主义"破题",成为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他并非党外人士,却敢说我不能在刺刀底下做官而辞去高官。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参与并改变了中国国家利益研究、外交哲学研究、中国现当代史研究、中国文化史研究、中国现代学术研究的质地;在他身上,中国先秦诸子的救世情怀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复苏,超越一家一姓的圣贤不忍之心有着真挚的表现。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高度评价李慎之先生的意义,认为李慎之先生天马行空大气磅礴的文字使当代中国连接上了中国的文化和历史。

  这是一篇简短的悼文,西元2003年4月22日以后,它在以电子邮件为载体的虚拟空间里传播,这是无名无数的有心者为中国痛惜和自觉的努力。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为首届当代汉语贡献奖得主李慎之先生的去逝表示哀悼。

                       二

  2003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的提名有很多,北京当代汉语所决定把本年度之奖授予两位优秀的中国公民--张思之先生和毛喻原先生,因为他们俩都代表汉语领域给我们这个时代带来了不寻常的讯息。
  张思之先生是一位律师,被人称为"人权律师",律师而冠以"人权",不仅是中国民主法治进程中的一件大事,也昭示着当代汉语思想步入了"严重的时刻"。
  曾几何时,汉语有法制而无法治。"百年犹行秦政法"可谓汉语法制思想的典型表达,"重典治乱世"和"严打"成为古今中国法制的主流话语。中国从来不缺严刑峻法,奇缺的是人道关怀;中国从来不缺天道王命,奇缺的是社会契约。
  张思之先生用他的辩词向人们表明,只有人权才是法律要保障的重心。法律不仅应该是统治阶级意志的反映,还应是社会成员间达成的契约。更何况汉语中"统治阶级"的概念从来就是可疑的。律师不是诉棍也不是与法官演戏的红白脸,律师是当事人基本权利的守护神。张思之先生在法庭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不仅反映了宪政民主自由人权这些生命价值与中国专制文化传统之间尖锐的冲突,也折射出中国现代化的苦难历程。张思之先生的辩词对汉语世界来说是陌生的。可以这样说,张思之先生的存在,为中庸的汉语树起了一个人性尊严的标杆。只要有张思之这样的律师存在,汉语的正义之域就不会沦陷,汉语就能够有足够的自省和忏悔,汉语就不会成为空洞无物的能指,汉语就会在中国大地上犁出前行的伤口。
  有了张思之先生的辩词,我们可以说当代汉语由精神领域进入了实践领域,我们生存的汉语也不再只有新华体,只有痞子腔;只有传统文人的酬唱赠别,只有后现代一族的同一首歌。张思之先生打的是唇枪舌剑的阵地战,他的身后是沉默得近乎绝望的人民。但是这些人民又总能用沉默中的爆发改变你的悲观。从大兴安岭林场打出的"人民律师万岁"的横幅,到福建万民罢免市长的请愿书,这就是汉语的人心,这就是张思之先生辩词所寄托的梦想。
  张思之先生的存在,表明了通往自由的旅途中,不仅要做叛徒的吊客,还要做异端的辩护。从某种意义上讲,张思之先生不是在为魏京生、鲍彤、王军涛、阿安扎西活佛、《南方周末》辩护,而是为1989辩护、为历史辩护、为自由辩护、为苦难的中国人民辩护。
  北京当代汉语所感谢张思之先生,感谢他在黑铁时代发出的黄金般的辩词。中国生活的磨难成就了他"哲人的智慧、诗人的激情、法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立场"。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认为,张思之先生的辩词与梦想,极大地丰富和改变了汉语的精神与内涵,尤其在中国现代转型的关键时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张思之先生代表作:《我的辩词与梦想》台湾月旦出版公司1999年版)

                      三

  毛喻原先生是我们社会里的一位奇人、异士,是一位无神时代属神眷顾的大师,是原子个人式的当代中国一位巨大的精神个体。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以来,毛喻原先生一直寻求体制外生存,尽管他有着求田问舍为稻粱谋的时候,他生存的近乎全部内容却是寻找精神世界的丰富。在俗众的汪洋大海中,他坚守永恒的孤岛;在百鬼狰狞的时代,他为苦难的中国寻找救赎,志愿写作汉语的圣经;他同时清楚,汉语已经变成了一种方言,一个庞大人口逆嘴渎神的小语种,他警示中国人要反思汉语的险境;他对小康庸福的中国有一种痛切的关怀,他用自己的努力为这个时代提供存在的示范。
  从八十年代写作《永恒的孤岛》,到九十年代《论汉语的险境》,《四书》,到翻译,《回答莫斯科的圣经》,《给一个未出生的孩子的信》(法拉奇著),到新千年的写作,《时代思想词典》,《时代思想笔记》,翻译,《愤怒与自豪》(法拉奇著)毛喻原先生以个人的勇气在生活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自费印出了不能公开出版的近十本专著、译作。不计任何回报,不计较读者如何反应,他关心的只是精神错乱和道德病痛的疗救工作,只是希望把生活还原到语言上来,把语言置于精神领域拷问。
  毛喻原先生是一个异数。他的精神气质属于基督教文明,属于西方,在物欲横流、生活及知识西化的当代,他的言说却不为任何人驻足倾听;他对中国的专制文化天然抱有敌意,他绝不同情,无可调和,但他的生活却又是中国文化称赞的最高典范,他切己也成就了自己。对于精神坎陷的当代中国,他审判说,这是一个废世,一个反义社会。他编撰的时代思想词典站在信仰的高端,无情地揭示了无信中国的生存景观,他对仿真、伪善、傻美的人生有痛心的描述;他得出结论,在中国,个体生存的伟大事业莫过于做一个人,因为一般人还不是一个人,因为学者、大师、圣贤、专家、官吏、商贾还不是一个人,人实际上是你,是我,是那个被全称的极远之你所完全映照的我。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荣幸地向毛喻原先生颁发2003年的当代汉语贡献奖,他代替了我们去探索生命的诸种可能,并为此付出了生活正常的、精神健全的人难以想象的代价。他是拯救者、提升者和审判者,他是被关注者,被憧憬者和被抵达者,他是在我们中间的一位以潜隐和埋名的方式来存在的不在之在的大师。
  (毛喻原先生代表作:《永恒的孤岛》、《论汉语的险境》)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