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壁凝尘

在时间提供的天平一端,注入泥土,水,颜料,冻土之下的浮泛因此而消遁。

 
 
 

日志

 
 

戴晴  

2008-05-10 09:58:17|  分类: 思想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记者戴晴 提交日期:2007-9-24 7:23:00 | 分类:书评影评时评 | 访问量:3436

中国话里到底有多少“敏感字符”?一次次被打回,已经快要放弃了,忽然想到,20年前说的话,该没有“敏感字符”了吧?



读者诸君,对不住啊!









公 硧



没有任何一本书刊介绍,没有任何一位文人描述; 佻达的游客不曾题款,缜密的学者未必驻足; 而它站立在那儿,在海风的摇撼下,在浪花的拍击中——一座高不足一米、广不足三围的小小的白色的庙宇,以经年不断的香火,拥着一个厚重的陶缶。缶里盛着的,是根根无主骨殖。



香不多,细细的,三两根。庙宇俭约平朴,无飞檐、无神龛、无问卦求卜的香案、无广积善德的箧椟,只在一片喧闹的涛声中,缭绕着一丝青烟,慰藉着享受祭奠的主人——灰白色的、泛着海的青光的无主骨殖。



谁呢,这失却了赁依的漂泊者? 男人? 女人? 富人? 穷人? 从哪儿来又到哪儿去……没有人说得出,也没有人想追究。他们错落横陈在那粗重的缶里,无言之中包容了一个又一个惨烈凄凉的故事,却无一能离得开海——这将他们吞噬之后又把他们送还给土地的神秘的力。



这送还有没有选择呢? 谁来,谁不来;谁到这儿,谁去那儿,谁偎着一茎水草、谁负上一叶小蚌——只有问海。总之,他们来了。乘着风,驾着浪,挂着旅程的蚀痕,飧着年岁的磨难,登上东山岛洁净的、泛着白光的沙滩。也许,这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当他们在冰凉的\字(68).水里漂荡时,透过浓重的黑夜,见到那小小的白色庙宇前微红的香头: 这里有同类的呼唤,呼唤他们的回归,回到人类奔涌着热血的胸怀。



东山人赤着脚走过去,弯下腰,捧起这大海的托付。他们把双手高举过头,怀着对强者的敬畏,也怀着对弱者的怜悯。或许,在他们那被海风吹得粗砺的心上,也萦绕一丝柔情:



 “到底来啦,兄弟……”



公硧,庙眉上这样写着。这是一个新华字典上没有的字,书它的人也许想说瓮,却苦于写不出。然而他正确无误地标上了“公”。公,这已经被无数政治家念烂了的字,却在一个偏远岑寂的小岛,在一群纯朴宽厚的渔民手中,还原了它博大的内涵。不用权势、不要补贴,生前未受恩义,身后不求还报。这儿是公硧,所有颠沛流离于万顷波涛的孤魂,都能在这实实在在安放着的、厚重的陶缶里,得到同为人类的庇护。



也许,千里万里之外,正有一个流着泪的母亲、妻子,萦萦挂虑着她们失了音讯的男人。宽心吧,苦命的姐妹。这儿有一个公硧,您的亲人已安然睡下,就在那美丽的海岛——东山。





1986 漳州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