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壁凝尘

在时间提供的天平一端,注入泥土,水,颜料,冻土之下的浮泛因此而消遁。

 
 
 

日志

 
 

世存先生之——众生北辰  

2008-06-11 17:16:37|  分类: 思想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世存:众生北辰(1993)
 
余世存专栏  加入时间:2007-9-16 23:22:42     点击:159

                             
                (发表于《天涯》1995年第四期)

一、 视听

“为什么一切发光的都领我来到绝顶的黑暗?”

众生芸芸:

一个生命这样地引导我们
为果腹而求外物,为快乐而求异性
接受这一切再与死神亲吻
也没有谁过得更聪明

远离自然创造另一种方式
欲望像江水一样永远在流逝
谁知道我们丰富的美景
如同数清天上的群星

今天是进步,明天是旧闻
谁知道我们怎样生存
视听这一切再与死神亲吻
也没有谁过得更聪明

独语:

我们在
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们在
流行歌声如水一样抚慰的时候,我们在
夏天的庆典之夜、狂欢和集会的场合,我们在
精致包装一切的时候,我们在
摩云的楼房竖起、道路交通四方的社会,我们在
我们在

没有生息的地方,位置一个渺小而有着伟大名字的村庄
日日夜夜,我们视听着一段繁复的幻象
闪过所有的锦衣美食、俊男美女,闪过所有的快乐和忧愁,
所有的新闻旧事、文明和历史,所有的技艺和财富、内容
方法,所有众望所归的领袖、张张没有表情和表情丰富的脸
就再也见不着了
我们拥有的只是我们自己,视听着黑夜和白骨、空无的歌
但我们逃避了,我们视听着生活,是必由之路无尽的展览
无数条河流、无数个梦终于汇成的梦海
无数的岁月、阳光和雨水、血和智慧联结的未来

我们看见了所有的道路,无数条道路从历史起来
经过我们,敞开,从我们脚下延伸
听见了所有的声音,所有的知识、感觉和荣耀
这一棵树、这一角天空和这一湾河流是一个画面,这一个人
和这一颗星球成为血亲
缩短时间空间的距离,无限量的生产
从我们手中诞生,一会儿机器
一会儿爱情,一会儿时装游艺
一会儿歌声,一会儿康乐
一会儿集会,一会儿自由选择
一会儿革命,一会儿抒情……

也许我们是顶峰,导演,是自然的完成

北辰垂象:

导演这一切的是我,目击道存
我是顶峰,生生自然,是始终
人的一切不过是与时空的遇合
生命是消耗那得来的灵性
无论人怎样挣脱时空的追逐
他的成功或失败固定了他的命运
所有能看的,都看吧
能听的,都来听

独语:

我们视听到了什么
无限量的生产:豪华的别墅、轿车,娇宠的动物、尤物,
机巧的玩乐、康乐
登上巴别塔的顶端
更多的生活召唤,更多的人世幸福
也许亘古以来的梦想成真,多少人逝去,他死了,我们终于获得
少年获得了放任,青年获得了快乐,壮年获得了劳作,老年获得了刺激,
青春获得了永恒,美在每个人身上降临,我们获得了
我们把亘古以来的肉体还给了肉体
我们把生活具有的可能演绎成生活
也许我们是荣耀了我们的名
我们得到了一切发光的、山川大地、狮虎一样的叫声
也许我们的欲望和技术可以占有一切

北辰垂象:

不,你不能占有,我的孩子
一如爱的梦想。虽然你在放纵
从禽兽那里带来的欲望,挥霍
从腐烂里得来的生命,你不能
当占有把你变成嗜食的生物
你再也不能拥有她怀抱的形状
生生不已,你不过摆动在被容许的两极
唯一的道路是死,我的孩子,你只有死亡

独语:

我们得到了发光的黑暗,不散的筵席
也许我们是忘记了,我们来自偶然的遇合,一个迷离的路上
或者我们来自时间,来自我们微末的形状

更多的生活召唤,更多的人世幸福
我们经历无数的艳情奇遇,一切不过是时间的重复
是在同样的舞台,一个新人同样的腔调演出剧目
在空间里我们拍照、记录、纳税、劳作、享受
我们有了无数的彩页真实着的只是黑白的底片
为那微末的希望我们经历了无数的曲折,卖完了我们自己又帮忙
数钱签约
数过了无数代人的进步我们依然面临着美好和丑陋
也许我们是忘记了,所有的成功和失败
都将归于生命和死亡之光,名称和语言之海
也许我们举起我们意念
它渴望的是酥胸、阴谋和皮鞭
也许我们改变了另外一个人
我们用尽一切方法将泥土装扮成美丽
而诗突然不见了,那堆堆蠕动奔流的欲望
使我们占有而又不能,生存而又不能
我们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到天明投入

我们在
虚假的自然,古拉格,奥斯维辛,我们在
眶外的眼泪,血液里的纷争,冷漠的心,我们在
重复祖业,重复自己的言行,我们在
清洗、压制和摸猫,我们在
吸毒,互换伴侣,制造人祸,我们在
我们在

众生芸芸:

谁知道我们怎样生活
一有机缘就疯狂占有,狡猾地求生
忍受的时候也默默地忍受
罪责由祖先延及我们的子孙

谁知道我们怎样生活
一生的努力打不开那一扇门
寻找不能找到,祈求不能求到
我们不过是小智的一群

谁知道我们怎样生活
科技带来了文明,遮盖了无知
文明消解了美、善和真纯
我们知道自己的愚蠢

独语:

说不出名字,我们满足成立我们在远离时间的国度
用尽一切发光的抵御时间的进攻
建筑、化妆,起哄的声浪和人造的器官、人造的阳光
一切可能都不确定,丰富也过眼烟云
我们的哲学在解释也在改造,艺术自由又被囚禁,经济奢
靡又在吝啬,光影声色在死亡又被制造流行
我们能看到什么呢?我们能听到什么呢?
我们来到这里,就来成一个舞者
把自己变作被看、被听,一个生活这样地要求我们
是一片原始的森林,重新把原始的秘密展开
我们来,只是要把我们的血肉脱尽
一个嘈杂的喧哗与骚动的世界,一个空虚的孤独与紧张的场景
挤满了父亲、人类的未来、流行歌手、情人和青春女性
生活赋予了这所有的人,又让所有的人等待争夺,又
从这所有的人身边流过
壮年等待力量,青春等待爱情,统治者等待供奉,崇拜者等待
偶像,先知等待声音,小人们等待小小的快乐
无视一个老人正深入秋天的腹心,一个少年正同铁轨拥抱,
一片落叶陷入沟渠,一种疾病进入人类肌体,一个潮流
在给自己掘坟
我们钢筋水泥般牢固永恒的森林,在我们白骨的舞蹈中
闪耀着磷火,火,火,火
而湿然,腐烂,死亡,火焰与毒,那最后的审判已经不远

所以我们说

我们视听到什么呢?我们能确认到什么呢?
也许我们的目的手段,我们的不深入也不扩开的生活结构,
我们的意念
在所有的时间里无言
也许生命就这样给予了我们
确定的过后一切都不确定,纷呈的物象不过让我们回到孤独里
也许,这一切发生的正在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经由一个意志
那是你,主呵
也许你笑了起来,一切由你开始,由你结束
你的悲苦静寂无声

二、呼告

人子啊,你站起来!


北辰垂象:

我自主自有,却来借众生之手
建立我的自然风景和不朽
我先在,却后来他们中间在
打开书卷,举起火焰、审判和复仇
所有天上地下和水里的宇宙生物
在外在内生长的不过是我的荣耀和权威
当丑陋为折射万古的空无目光战胜
我是拯救的岩石,是生命的活水

独语:

文明重新筑成人并不明确的命运
当人从自然里迁徙,他的历史是展示奴隶一生
苦难的历程,远离自然的孤苦和清新
那永远的血泪、劳役和智慧,那绵绵不绝的发明和侥幸
那永远的枉然和徒劳
那小小的回忆和快乐
热闹的尽头冷酷,进步的尽头无情,恨的尽头是恨
当人从自然里迁徙,他的获得
是比孤苦更大的惩罚,比放逐囚禁更痛苦的除名 

众生芸芸:

哦,世界那么大,那么辽阔
我们甘愿拥挤在这人市中
想象彼此同在的温热慰藉
感觉到的是无边无尽的沙漠
我们来去,回过神时迷失了目的
牛马的价钱也学会了牛马的冷漠
等一轮声浪响起,选择并不多
我们瞅瞅就向一极走去

夜与昼、苦难与帮闲
在拥挤孤独是揣一揣彼此的肥瘠
我们闻见了肉香和冷漠
哦,世界那么大,那么辽阔

独语:

岩石在哪里?生命的活水在哪里?
如果是永远消逝了,就不会有永远未知的身外迎接我们
又自行其是,诱惑压迫充满着暗示
一片广漠的身外强行作为我们不变的财富和背景
让我们哭泣、争夺、欢欣、变灰,让我们损耗了全部的力和热
在苦难的最底层里,在地狱的极地,在生的相反的一端
想到你。一声感叹涌上我们哀静的嘴又突然后退
离开或不在时在场的我们还得继续
当暴力、侮辱、贪婪和战争踏入了时间的河流

情人自白:

世界是诱惑,没有谁能逃脱
我要求你能够适应,反而因此膈膜
没有减少心伤,没有增加快乐
当我从少年出发,走进孤独的怀抱
一种种类在另一种类中
再没有什么属于我,日新月异
当诱惑的世界将自己层层围裹,窒息出一片雾
太阳还没有出来
为什么我要将自己层层剥落,层层打开
因为我还记得,亲爱的
就让我用一生的时间拥抱你成广大的面积

一切都很可怜,没有谁能站稳
所有的女人、孩子,白茫茫一片的干净
和平暂处、机巧的利用,假戏真做的演出
那初萌的爱恋、年轻理想,昨日的风尘
为什么会有悲痛和叹息布满天空
但当信任、善良和深情化作人间形象
为什么眼泪、热和生命的洪水突然注入我心中
当我从人市归来,亲爱的,世界依然在
为什么我要在你面前把真相暴露
因为我还记得,亲爱的
就让我在你孤傲的肩上静静哭泣

独语:

主啊,因为我们记得
我们要站起来,我们要说话,得到和付与
我们曾经不意拥有的
我们的世界不断地扩张,我们的心无限地枯萎
在虚妄的社区里生存
我们忘记了四季的歌喉和河水
我们欢呼空间里胜利的人类场景,但胜利的并不是那血肉的精神

众生芸芸:

我们能说出什么呢
生活吧,我们有权利追逐
欣赏千年来的梦累积的黄金肉体
满足千年来的饥饿要求,让玩乐
抓住千年来的荒手

谁知道那个传说的诺言是否是真
我们兑现的只是现时的结果
虽然帝王、政客或另外一个偶像
暗示我们鼓掌、游行或欢呼
在其中我们已认不出我们自己

我们能得失什么呢
如果是黑夜的独处,我们就做梦
当太阳永不降落,我们在唱歌
生活吧,忍受了太多的折磨
我们有权利快乐

北辰垂象:

是我给了希望,到处播撒
又让它长出毒牙,均衡着力量
在痛苦后面最后一层痛苦的思索里
在欲望之中永生的欲望中
在爱情的物质定义深处
我的孩子,你所渴望的永不能来临
当你行走在地上,吞食到劳役和快乐
你活着是死,死了是生

独语:

就是这样:一个自有的有了我们,一个自主的主持着我们
他是这样地喜爱我们
给我们一点权力和智慧满足我们变形
给我们无数条道路让我们明白我们的来处和去处
我们却辜负了,忘掉了自己,短暂一生甜皮之下良苦的苦心
我们终止在它的表面,迷失在路上,沉溺在权力和智慧的蛛网中

无数次的我们把暗恋变成确定的物质公式
无数次的我们把血性淡化成苍白
无数次的我们算计着陷阱的深度,创造划定的前途
无数次的我们被迫或主动捐献一点点钱财

等我们忍受时没有了力量
等我们开口时已经没有声音
当我们四周环顾已经没有窗门
当灵想起肉已经把自己赌净

主啊,我们辜负了吗
那生命光华的新鲜人性欢爱的温婉哪里去了
这生来的自由个性的欢乐衷心的痛惜哪里去了?
有物质的旗帜竖起来,践踏了精神
有自由的名义,逃离了你
有你的名义,统一了世界
有人,有人的声音和算计
太多的算计却算不出自己
太多的声音却将语言抛弃

主啊,千千万万的在生活中能做些什么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肮脏与罪恶的,朴素与博大的
既然文明的春心已动
既然你允诺的到来然而还没有来
你曾来,你未来,你将来
我们已经一无所有

什么时候让我们回到你的怀中

北辰垂象:

我如来,我的孩子
我爱你们每一个人,欢乐与悲哀
都让我感动,流泪却没有地方
你们如同花开有时,当占有
不再成为你们唯一的要求,远离罪恶
就是你们治病的药方,当生命
被压抑,人世间汹涌着不幸和血泪
你们要忏悔,存一颗真善的心

独语:

无言的土地收受了
英雄的血,无名的生命,尔后时间之手抚平
现在一片模糊
新一轮到,罪与罚
都披上艳丽的绸纱
我们就在其中交易,占有或丧失
我们在人市中行走却没有道路
我们有无数条道路
我们的很多条道路迷宫般冲突
或者我们放弃,站在一旁紧抱我们的理想
或者我们付与,把明天的我们卖给现在的自己
生命变为消费生活,我们的一生永远在还债而没有悲痛

没有明天的人,现在的奴隶,时间之门永远地关闭
语言和声音忘掉了我们,平庸兴高彩烈地迎接我们
按照程序接受那样淡然的吻
没有悲痛的内心也没有欢乐的神经
心劳使我们逃避,视听使我们慵懒
万花筒的世界挑拨了我们一生
主啊,让我们像印度王子一样,在他尘世的岁月里
生老病死,像老子和穆罕默德一样
让我们在应享和应付的生活中
想到你

我们为假面人喝采,脂粉和油腻
一个恶意的讽笑为文明围裹,烂在心中化作我们的肢体
主啊,让我们在做这些假事说这些假话时
想到你

穿起骆驼毛的衣服,吃着蝗虫和野蜜,让灵把住我们
来到旷野里
给我们你给先知的声音耶稣的快乐人子的真理
主啊,让我们在人市的喧哗和骚动人市小小的焦虑和阴影里
想到你

我们在对立的角色里扮演过了才认识到你界定我们的博爱和平等
我们在各个方向失败了才更接近你的博大和完整
主啊,让我们在枯骨的死光中
想到你
生命的活水,旷古的清新

三、回向

哦,我的人民,我为你做了什么?

情人自白:

当无限量的词汇向我涌来,亲爱的
正如这黑压压的人群在我心中
我只能向你呈献我的悲哀和感动
那思想的先驱、深刻的前兆
为什么像爱情一样诱惑我远离
当战争、心的疲倦、人类忧郁
生活吧!当我越过这一切走近你
就让我沉重的头额在你怀里静静垂息

独语:

在语言里诞生了我们的生命
眼睛睁开,耳朵竖起,气息依附枯骨,心智感官
为歌唱而发声,为希望倾听无边的静
没有语言的灵魂是忘川中的鱼
无处归依,鱼因为鱼而游泳
上游和下流,是同样的目的
没有语言的灵魂是雾,是忘川之水
淹没有别人也淹没有了自己
当生活在别处、在远方
人子啊,回到我们自己,我们今天
确定我们世界的轮郭、我们的创造和发现

众生芸芸:

活下去!这就是创造、发现
自古以来我们是冷漠的演员
听任角色变换,岁月给我们增加智慧
大众哲学,唯有我们永远
活在一片危险的舞台上
人市筵宴中愚妄的欢呼,象牙塔里的孤品
合谋吞食了每一个在场的人
他在起哄中获得了什么呢?他在自斟自饮里体验到什么呢?
可我们竟听任他,动与静,改变我们生活的光与影

活下去!活在一片危险的土地上
我们的血肉早已脱尽
暗哑的灵魂是失去语言的一群,惟有火
属于我们,当大火在这片森林里燃烧
我们是兴高彩烈地欢迎,我们有无穷的仇恨
那弱小的鹦鹉以一翅的河水洒向火焰
我们嘲笑的兄弟最终成为火焰
他在尽心中获得了什么呢?他在火焰里体验到什么呢?
我们只是嘲笑他,让火光打在我们的脸上

夜歌和白天的歌(与诗人穆旦对话):

1, 穆旦墓前口占:

你肩负着多年的重载
歇下来吧,在普通人一边
远方是一片青山的雾霭
无言诉说着静穆的辽远

拥有青春的旗,带血的手
连错误也是真理的化身
在真理作为母亲死后
凡母亲的孩子,拿你的一份

诗人隐现:

活着是困难的,你必须打开一扇门
这世界充满了生,却不能转动
挤在人和人的死寂之中
看见金钱的闪亮,或者强权的自由
伸出脏污的手来把障碍屏除
(在有路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阴谋、欺诈、鞭子,都成了他的扶助
他在黄金里看见什么呢?他在暴虐里获得什么呢?
宽恕他,为了追寻他所认为最美的
他已变得这样丑恶和孤独

2, 关于青春的说明:

他们把世界看作中老年人的
自己是年轻的、挥霍诗意的
有现代文明虚拟的时空幻象
尘世中,他们举起自己的塑像

是多少个平凡的将生命组成
他们恋念青春素净的歌声
任人生漂流到东,漂流到西
他们对一切的关系不在意

精美的包装如同艺术
一种膜拜也如一种演出
散场的时候,无人感慨
只有午夜的空虚把人等待

诗人隐现:

活着是困难的,你必须打开一扇门
那为人讥笑的偏见,狭窄的灵魂
使世界成为僵硬、残酷,令人诅咒的
无限的小,固执地和我们的理想战斗
(在有路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挡住了我们,使历史停在这里受苦
他为什么不能理解呢?他为什么甘冒我们的怨怒呢?
宽恕他,因为他觉得他是拥抱了
真和善,虽然已是这样腐烂

3, 谈谈爱情话题:

我热爱的姑娘
她已作了别人的新娘
多少年过去了
我们还在来来往往

最初吸引的不止是性
而今远离了才更加相亲
像是不变的山水星辰
在时间的变故里流动着温存

我热爱的姑娘
她已作了别人的新娘
多少年过去了
我们还在来来往往

来往的是欢乐,世俗的建筑
是她的笑声,我们不谈爱情
也许这就是本来的生活
对那至高的,我也只好沉默

诗人隐现:

爱着是困难的,你必须打开一扇门
我们追求的是繁茂,反而因此分离
我曾经爱过,我的表情却未曾明朗
一句无所归宿的话,使我不断地悲伤
她曾经说,我永远爱你,永不分离
(在有路的地方,就有光的引导)
虽然她竟说了一句谎,重复过多少世纪
为什么责备呢?为什么不宽恕她的失败呢?
宽恕她,因为那与永恒的结合
她也是这样的渴求却不能求得

情人自白:

当孤寂的岁月垒起像一座山,亲爱的
就让我的喊声回荡在你心里
让我的眼睛朦胧,在你身边
多么好啊,相守无厌,永永远远
虽然年轻荒芜的日子,我一无所有
我复杂的感情仍终止于你
亲爱的,当天空还升腾着晨曦,成交吧
就把我作为你的仆人,在三千的美慧中
让我用一生的时间因你拥抱一片广大的面积

让我的声音来到你身边,亲爱的
让我体验恋念你的温情欢乐
在爱中扩充我自己,让灵魂飞扬
如同飞雪,当梅花正开,亲爱的
就让我在茫茫雪原中寻你两行辽远的足迹
为你深藏的生命珍惜
虽然旷野里没有了人市的回声
虽然未生即死的话语让我们迟暮
虽然我们的靠近是混乱,自由又美丽

独语:

就是这样:从光明中转身
引出无穷的爱的憎恨
主啊,当天空、地面和水里的爱情
挤满了篱笆和荆棘
就让我把自己点燃
作为火种,作为净洗的声音

虽然一切已经晚了当我们知道我们已经知道的时候
虽然我们是这样地被轻贱,被固定
就让我们忍耐而且快乐
我们将生自己的生和别人的生
我们将死自己的死和别人的死
虽然我们面临着无数的死亡和不幸
虽然我们是这样地被欺瞒,被评论

让我们欢笑而且招魂呼告
我们讲论我们所确知的
我们见证我们所看见的

虽然人市各样的尊贵和华丽
不过我们片面的窥见所赋予
虽然我们欣慰的复仇和创造
不过是我们此时的心理所规定
我们是这样地被生,被死
让我们流泪而且欢欣
我们将思自己的思和别人的思
我们将为一切在场的见证
我们将为你见证,在天涯,在海角

我们在
杨柳依依雨雪霏霏的日子里,我们在
晨曦和落日、少女和废墟的场景,我们在
始和终,你老了和你年青的时候,我们在
枯骨遍野和新鲜降临的社会,我们在
集会中暂忘和独处时亲近,我们在
我们在

北辰垂象:

是的,我的孩子,我们同在
我在场,是众生之门
有耳朵可听的,都听吧
所有能看的,都看吧
无论人怎样挣脱时空的追逐
人的一切不过是与时空的遇合
导演这一切的是我,目击道存
我是顶峰,生生自然,是始终

1993年12月-1994年1月北京天宁寺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