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壁凝尘

在时间提供的天平一端,注入泥土,水,颜料,冻土之下的浮泛因此而消遁。

 
 
 

日志

 
 

老虎庙:流民安庆顺之死   

2009-12-27 00:19:55|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民安庆顺之死 / 老虎庙

2009-12-23 09:14 | 阅读(898) | 标签: 安庆顺, 老安, 流民, 公房, 民情 | 字号:大 中 小

流民安庆顺之死 / 老虎庙 - 中书舍人 - 《一叶知秋》

天安门广场的流民部落有早期部落民五人,老王夫妇、葛大爷(葛丁轮)、张志青、安庆顺。如今后两人已经故去,均为不正常死亡。

安庆顺的名字自我认识他半年后才搞明白,包括他的籍贯。因为在家排行老六,就有叫他"六子"的,后来叫顺了就有叫"老六"和"老刘"两种的,也有知情者称呼官名,这样的很少,对广场流民们直呼官名看似奢侈,因此少。这恰似在一些人眼底他们已无尊严。我则恰当地称呼他“老安”,他比我大十岁,这样就合适。老安的籍贯很费猜测,有说是山东,又有笼统说东北的,山东人早年出关的多,后到东北,自成体系,听起来前两种说法似乎合理,但后来由老安自己嘴里又说过他是朝鲜族的,终无结果。去年有俩内蒙古的小伙子说是来广场认爹,认的就是老安,后来老安有一度离开了北京,想来没有无亲无辜者愿意认流浪人为爹的,因此我们都知道老安是内蒙古人必定无疑了,却后来老安又回到了广场,不再提起认爹那事,因此又传那俩内蒙古的小伙子是认错了人。老安的籍贯至今不明。

看过我前些年记录流民生活博文的网友也许有印象:有一天老王带老安来见我,说是这个人很可怜。我那时正把天津阎女士寄来的一箱洗涤用品送往流民部落。当我从箱子里取出一些物品向流民们一一交代的时候,老安在人群里尤显张慌,他忽然站直了,腰杆子略略前倾,右手举上右脑,竟然向我行着小军礼,嘴里还一遍一遍叨唠:“感谢政府!感谢政府……”遗憾我那天记述当时情景的博文被人删掉了,老安敬礼的照片不知道以后还会找回否。

那天我见老安的印象不是太好。他脸子红红着,眼底汪水,似醒非醒,加上说那“感谢政府”说得糊涂,我就想起前门下聚集在路灯下的小赌场。那赌博通常押注不大,流水却快。输了的骂骂咧咧少不了,赢了的则立刻拿去量酒,因此我在部落里见识了已经消失多年的散酒铺子。只是不再用洋铁皮提子,而是直接往流民的矿泉水空瓶儿里倒……我认识得没错,后来老安的作为证实了他那性情:嗜酒、有赌瘾,均占全。若不是他心尚细,爱招呼大家的事情,流民创业的时候他跑的最勤,尚有公益善良在心,我们是早要开除他的公房居住资格的。

老安没有被开除出流民公房,但后来他自己把自己给“开除”了。

有一天,我在警察博物馆对面的小饭馆里给流民们播放记录他们生活的录像。大家济济一堂,却忽视了老安的感受。关于这个至今我没有搞得明白。他看着看着忽然提出“其实我自己就可以创业,维持自己的生存。”我问他这话怎讲?他就对大家道出了一套令人吃惊的方案。“你给我一辆板儿车的钱,我买车子,白天用它做营生,做什么你们不用管,晚上我就拿它当了床用,推到屋檐下,房子也有了。”听老安的话悬,谁也没敢说行。那天的饭食就早早结束了。结完账,我出得门来,见老王夫妇还没走,老安则蹲在地上,嘴里叨唠叨唠的,像是生气。我问为甚?老王说何止生气,他憋着我们现在就要给他钱去买车。我对老安说,你的要求我会考虑,但那是网民的捐款,一辆车子不到200元虽说不多,我也得把这个项目告诉大家才是,因为捐款是救急你们冬季避寒住房之需,买车子独家去干的事情毕竟例外……

我走出去没多远,就接到老王从广场打来电话:老安他追着我要钱,还夺过我的拐杖要打我。你快来吧!

老安大概是去年五月间离开流民公房的,带走了流民善款180元。因此造成了我们的最大遗憾。因为后来老安没有买车子,之于那钱做了什么用场不得而知,老安从此在我们眼里消失。

后来知道的关于老安的消息只是些碎片:

—— 老王说在大会堂的前边看见了老安,他全身匍匐在地,用前肢爬行,脑袋肿的吓人,眼睛原本就小,现在则成眯缝。

—— 有俩内蒙古小伙子说是寻亲,带走了老安。

—— 有人见老安住在和平门外的拆迁废墟里夜宿。

—— 有人见老安夜宿在煤市街小商店的屋檐下。

—— 有传说老安想回流民公房,后来人又失踪,杳无音信。

……

消息庞杂,却总没有人说起老安是和一辆板儿车为伍。综上分析,老安大概是得了肝腹水一类疾病。我和老王商量一定要找回老安,老王应允。

我和老王的愿望没有实现。直到2009年12月。一天老王对我说“老安死了。”我惊讶老王说那话时的平静,就问他怎么说的那么轻松,好像一件故事?老王说我也没有见呀,不好确定。老王去了煤市街和和平门附近的两家派出所,问警察有这个人的消息吗?警察说知道,却不再说明细。老王就追问。问到急时,警察说:“你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找他吧。”

老王文化不高,在他的词汇里没有这样的组词,警察那看似幽默的回答不好幽默,但我相信老王无法编出警察词典。

从那天开始,我们就四处打听天安门广场流民老安的下落。却奇怪的是,广场流民都一致说是死了。

我写这篇博文不算过火,老安之生,真不如死。他的赌性,他的酒性,他的疾病和他的倔强性情,在一个很容易就被抛弃而不顾的社会里,他的消失不如由我这篇小文来作追念更显人道。我曾对人民大学的年轻志愿者说:你们去看流民,要准备承受你所见恶习,他们也许不是你想想的穷苦人的善良、自卑、令人同情。你将要看到的是苟且人生之写照,看到的是流寇流氓之习气,但你必须认识这是社会底层生活在他们身上无情刻画的铭痕。他们是甩不掉这些的,需要社会改造来实现人民眼底的光鲜,而非用彩笔去涂饰。对于他们的解释恐怕只有一个——是劳动人民,是生存所迫。

流民部落早期的部落民里五个死了两个。我向社会控诉!

 

专此为老安制作的纪念视频http://24hour.blogbus.com/logs/5472062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