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壁凝尘

在时间提供的天平一端,注入泥土,水,颜料,冻土之下的浮泛因此而消遁。

 
 
 

日志

 
 

《我怎样读书》:王云五谈自我修习  

2009-05-08 16:1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云五(1888-1979)没有学历,靠自学成才。辛亥革命后应孙中山邀请任临时大总统府秘书。1913年应蔡元培邀请就任国民政府教育部教育司科长。以后曾长期主持商务印书馆编务。1946年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长等职。1964年主持台湾商务印书馆直至去世。他还倡导中外图书统一分类法、发明四角号码检字法
等。他在台湾为政治大学授课13年间,博士、硕士出其门下者不下百人,著作约百种。

    我的自修原则

    我在学校内修业一共不满五年,而且这五年的学业是断断续续的,侥幸得很,我那时候所进的学校,并不是正式学校,没有受现在学校不许躐等升级的拘束,不致因中断学业而大吃亏。这固然是那时不正式学校给我不少的便利,但如我在辍学时期中抛下书本,不肯自动进修,则纵然有此便利,我也无从利用。我究竟用什么方法而获得自修的效果呢?

    时时利用字典词典

    我对于自修外国文,稍有怀疑,总不肯轻轻放过,必取字典词典检查一下,方才放心。这样,在初时不免多费一些时间,但为长久打算,不仅没有多费时间,反而节省不少时间。但在中国文字方面,则因旧日按部首法排列的字典词典,检查上费时颇多,且有不易检得者。自己深感中国文字之检查困难,故推己及人,后来在民国十四五年间有四角号码检字法之发明,其目的即在使检查中文字典词典能如检查西文字典词典同样便捷。

  自己设法修改作文

    我读外国文名著时,认为某一段有精读而仿作之必要者,于熟读数次以后,往往将该段文字译为中文,经过了一星期左右,则就所译中文重译英文,译时绝对不阅英文原文,译毕始与原文比对,于文法有错误者即查照原文修正,于文法无误而用字遣辞不如原文精练者亦参酌修正。这样一来,我对于英文作文便无异获得一位无形的优良教师。

    后来我自修中文,除了认为必须熟读背诵者外,对于某些用不着背诵的,我间亦把它译为英文,放置若干日,再从英文重译为中文,然后仿照英文作文的方法,持与原文比对修正。又那时候白话文还未盛行,但我偶然也仿中英对译的原则,把若干篇古文译为接近白话的浅近文言,过了些时,再重译为古文辞,以资比较。

    阅读科学书籍自编表式,以明系统

    在我自修各种科学时,辄就课本内容,随读随编表式,使极繁杂的内容借此而简化与系统化。这些表式无异全书的提要。全书读毕,全份表式亦构成。不仅在事后翻阅,全书鸟瞰复现于眼前,其尤关重大者即在自编表式之时,对全书内容既可加深印象,又能纲举目张。

    自修数理,特别注重演算与解答

    在我购读这一类书籍时,首先以习题最多而附有答案者为准。由于数理的定义简括,自修较难明了,故往往同一科目同时并用两种同程度的课本,以期互相发明。书中所附习题不仅逐一演算解答,甚至两种课本的习题我也不因其程度相同而稍忽略。我还有一种习惯,就是在明了课本中所示的原则后,对其演算的方法,并不过分注重,却喜欢按此原则,就自己认为适当的方法,而逐题演算解答;最后持与书末所附的答案比对,如果不符,再从课文所示方法,以找出我所用方法的错误。在我自修解析几何的时候,记得所用课本原是专供教员用的,我在演算时,绝对不先参阅,在演算后查对课本所附答案,而发见有何错误,仍不立即检阅详章,必须经过数次演算仍与答案不符,才不得已而利用详章。

    我常常认为凡事非经过自己最大的努力,是不应遽行借助于外力的。这可以说是我对于自修的一个最大原则。

  闲读、精读、略读、摘读

    依我的见解,读书似可分为四种:闲读,精读,略读或速读,摘读。兹各别说明如下。

    闲读

    闲读是指为消遣而读书。英国文豪蓝浦·查尔曾说过:“人生的笑,是与灯火同时起的。”其意是说无所用心的闲谈,是以晚上为最适宜的时间;然而借灯火助兴的闲谈,必须有可与闲谈之人,而此种人或未必随时可以获得;于是灯下把卷闲读,倒可随心所欲,远较闲谈为便利。

    这样的闲读,在我国可以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里所称“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为注脚。这样读书,完全出于消遣,自无讲求读书方法的必要。

    另一种闲读,则如美国的老罗斯福总统公余辄阅读侦探小说。据他说,由此种小说之巧妙的作者,故布疑局,使读者在一页一页的读下去时,对于谁是真正的罪犯,不免因好奇而作种种的臆测,致把日常萦怀的政务暂置脑后,而获得短时间的休息。

    精读

    这是指要精细阅读的书而言,宋朱熹说:“大抵所读经史,切要反复精详,方能渐见旨趣,诵之宜舒缓不迫,字字分明,更须端庄正坐,如对圣贤,则心定而义理易究,不可贪多务广,涉猎卤莽,看过了便谓已通;小有疑问,即便思索,思索不通,即置小册子逐日钞记,以时省阅,俟后日逐一会理,切不可含糊护短,耻于咨问,而终身受此黯暗以自欺也。”此语可为这一类书写照。

    英国哲学家培根也曾说:“有些书可以囫囵吞下;有些书却要细嚼慢吞。”这里所谓细嚼慢吞者,也就是这一类书。

    速读

    这便是培根所称“可以囫囵吞下的书”。精读的长处固可使读者彻底领会书的内容与含义,而其短处则使人不能多读,而有陷于寡陋之虞。

    因此,善于读书之人,应按书籍之性质,与其对所研究题目关系之轻重,而分别为精读与速读。属于速读的范围者,只要得一书之大意;故如有可能,尽管用一目十行之方法而读之。其有精读之必要者,当然不宜速读,致陷于“欲速则不达”之弊。因此,何者宜速读,何者宜精读,其区别不仅在性质方面,而且同一书亦可因不同之读者,与其各别之目的而异。

    摘读

    此指不仅无需精读,甚至无需迅速读完全的书而言。此类书尽可摘读其中之若干部分。要行摘读的方法,大抵该书的导言或序文足以观全书的梗概者不可不读,其次便是阅看目录或细目,以决定某章某节当读;最后并参看索引,检得某节或某段当读。

    读书方法种种

    王云五把读书方法归纳为十四项:立志、奠基、选题、循序、明体、提纲、析疑、比较、专志、旁参、耐苦、持恒、钩元、备忘。此处摘录数种。——

    选题

    读书要能提高兴趣,莫如集中一个问题以从事研究。

    一个人如能在一个时期内集中研究一个问题,以谋解答,则除借观察实验或访问以外,定必从书报杂志上搜集种种有关资料;这样一来,他的阅读书籍总是有所为而为之,除与闲读者无关外,对于精读、速读与摘读三种书籍势必遍尝。大抵先从书目上检寻相关的书志,检得认为当读之书志后,往往先从事摘读;如发见全书值得速读,则利用速读;如认为有精读之必要,便实行精读。阅读时,如发见有可供解答所研究问题的资料,定必欢喜万分;若证明无可取材,则将如饥思食、渴思饮,另行穷搜其他的资料,这样的习惯,经过几次的培养,渐渐成为自然,则毕生对于读书选材自必饶有兴趣。

    明体

    读一书须先明其大体。书的大体包括:(一)学术流别,(二)作者立场,(三)时代背景。

    所谓学术流别,例如读中国的经书,首须知道其有今文与古文两派,故读十三经注疏所收之尚书正义,因系古文传本,不少学者谓为伪本;明乎此,便须兼读汉伏胜所传之今文尚书大传,以资比较。

    所谓作者立场,则如经济学书籍有特予区别之必要,例如亚丹斯密之《国富论》,其中理论乃自资本主义之立场发挥,而马克思的《资本论》,则以社会主义者之立场而论列。

    所谓时代背景,例如美人凯雷之《地租学说》甚著名,但凯氏生息之时代,美国人少地多,其学说固甚合当时事实;但时至今日,地少人多,则其理论已失去时代性了。

    关于经济问题,学者主张不一,甚难有一致的结论,故读经济学之著作,不宜盲从一家的结论,而须旁征博采,互为比较,庶可获一公允之结论。此与数学之具有一定的公理者迥不相同,此又与明体有关者也。

    提纲

    提纲是指利用书籍之提要而言。迄今关于书籍提要之作不下百数十种,其规模大者莫如清代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外国这一类的书籍提要也很多。英文中像凯勒氏的《读者书籍提要》等最常用。

    与图书提要有同等或较大的效用者,为图书的序跋。我国有命名为“读书引”之一部书,即收集数百种要籍的序跋,以为读书的引导者。此书可谓名实相符。盖图书序跋往往荟萃全书菁华于一文,且多出自名手,其文章议论亦可诵而可贵,其引导读者以进读原书的效用,实较图书提要有过之。

    析疑

    析疑就是剖释疑义之意。要剖释疑义,则读书时须先能怀疑。若对书中所说的理论和方法毫无条件地接受,即没有怀疑,那就用不着析疑了。孟子说得好:“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宋程颐说:“学者先要会疑。”可见古圣先贤,对于读书皆主张能怀疑。

    不过怀疑的意思,绝不可误解为事事须加挑剔,如此则对于所读的书首先已没有信仰,更何能因重视与兴趣而深切研究。须知著书立说之人,固然不是超人,至少也下过一番苦工,尤其是古人著书视同名山事业,不像近人之轻易着笔。如果从表面上看来有不妥当处,读者须考虑作者所处的时代与背景,并悬想假使作者生于现代,处于现在的环境,是否亦同此主张。如此用过一番心思,才可作公允的评断也。

    苏格兰学者嘉勒尔曾说过:“我若像他人读那么多的书,我也要像他一样无学问。 ”这就是说读书而不用心思考,虽多无益。又英国文豪马可黎的记忆力极强,过目成诵;因此能够写作许多堂皇的历史和传记,但是后人也有说他的优点便是他的缺点,即由于记忆力太好,很容易掇拾他人的言论,自己思考的习惯不免有所疏忽,以致缺乏创造力;虽成为一位卓越的历史家与文学家,却不能以他的聪明才智发展而为一位思想家。这又是说不多用心之弊。

    以上是说怀疑的意义,至于真个发见书中有可疑之处,则析疑的工作万不可少。析疑之道,除利用种种工具书外,尤须旁征博考同类的著作,互相印证。

    摘自《我怎样读书——王云五对青年谈求学与生活》  王学哲编  辽宁教育出版社 2005年1月版  17.50元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